1. <video id="cntsf"></video>
      <u id="cntsf"><sub id="cntsf"></sub></u>

      1. <wbr id="cntsf"><ins id="cntsf"></ins></wbr>
        好股
        添加說明
        您現在的位置:首頁 >> 流行小說 >> 內容
        請輸入牛散姓名,如: 國通信托 ,紫金8號 ,周信鋼 ,李欣 ,周晨 ,趙建平 ,徐開東 ,淡水泉 ,馬云
        請輸入完整股票代碼如 000001 ,600276 ,300699 ,600436 ,600519 ,603866 ,000538 ,600315 ,000651

        或完整名稱如: 平安銀行 恒瑞醫藥 光威復材 片仔癀 貴州茅臺 桃李面包 云南白藥 上海家化 格力電器
        請輸入股票代碼,如: 000001 ,600276 ,300699 ,600436 ,600519 ,603866 ,000538 ,600315 ,000651

        部分VIP查詢功能限時開放=《     私募總數在五個以上個股     陽光私募在五個以上個股     個人私募在五個以上個股     》=部分VIP查詢功能限時開放

        奈何流年枉情深

        時間:2018-4-30 12:30:10 點擊:

          核心提示:【書名】奈何流年枉情深【作者】阿影【字數】76503【簡介】“滿滿,靳涼不是你愛的起的人!比昵,夏滿不聽父親的勸言,一意孤行,愛上靳涼,從此飛蛾撲火,萬劫不復。含屈入獄,只為保護他心尖上的人。他的...


        【書名】奈何流年枉情深

        【作者】阿影

        【字數】76503

        【簡介】“滿滿,靳涼不是你愛的起的人!

        三年前,夏滿不聽父親的勸言,一意孤行,愛上靳涼,從此飛蛾撲火,萬劫不復。

        含屈入獄,只為保護他心尖上的人。

        他的薄情,令她心如死灰。

        傷痕累累之后,她不愛了,他卻尋遍天涯,風塵仆仆站在她的面前,哀聲挽求。

        當愛不會發芽,她又如何種下名為希望的種子。

        風吹亂了她的發,亦吹散了過往,還有他心底,那聲淺淺低嘆。
         
        其實夏滿,我愛你,不比你少...

        【正文】

        第1章:三年冤獄

        “48號,你可以出獄了!
        隨著監獄長冷漠的嗓音,冷硬的鐵門吱呀一聲緩慢拉開,陽光漸漸傾瀉而來,照射在她蒼白的面頰上。
        陽光。。。。
        三年了,不見天日的三年,今日,終于刑滿。
        她閉上眼,貪婪地深吸一口氣,隨之抬步,一腳跨出了這日日夜夜都讓她水深火熱的牢獄。
        就在前方不遠處,停著一輛限量版勞斯萊斯,一名身形欣長的男人倚在車頭。陽光投射,將他的半邊臉匿在陰暗處,只清晰了他深邃的輪廓。
        此刻,他正在靜靜地吸著煙。
        锃亮的皮鞋邊,滿地煙蒂,多到,她懶的去數一數。
        似聽到了聲響,他扭過頭來,動作帶了分艱澀。
        四目相對,他目光隱晦不明,她眸光平靜似水。
        她緩慢地瞇了下眼,瞳孔中,似掠過一抹譏誚。
        這個男人,叫靳涼,是她的丈夫。
        人如其名,薄涼入骨。
        靳涼靜靜地望著她,煙頭焚近指尖,灼燙了肌膚,他一怔,淡淡甩掉香煙。
        “夏滿!彼吐,喚她。
        對了,她叫夏滿,本是A城囂張跋扈的市長公主,可因為眼前這個男人,她含冤入獄。
        是的,冤獄。
        猶記得三年前那個雷雨的夜,他也是這副淡然的面孔站在她面前,他說,“夏滿,小玫下個月要出國深造了,服裝設計是她的夢想,她不能入獄,這會毀了她的。所以,你代她入獄,作為條件,我會娶你!
        她心心念念的人,終于決定娶她,最美的情話,換來的卻是她三年的冤。
        三年前,她戀他成狂,傻傻的為了更加接近靳涼,便努力地去討好他唯一的親人,把自己的愛車借給剛考出駕駛證的靳玫開。
        后來出了車禍,撞死了人,靳玫逃了,當警察找來時,靳涼二話不說就讓她去頂罪。
        當然,以靳涼的手腕,就算她不認,他也有辦法,將罪名推到她的身上。
        畢竟,車主是她。
        靳玫啊,那個像玫瑰花一樣嬌嫩美好的女孩,他怎么舍得讓她入牢?
        那是他,一直放在手心中呵護著的,養妹呵。
        所以,在兩者之間,他選擇,毫不猶豫的毀了她。
        靳玫有個服裝師的夢想,難道,她的服裝設計就不是夢想嗎?
        可惜,她的夢想,在他心中,又怎抵得過靳玫的?
        入獄的前一天,他帶去她領了結婚證,他承諾她,說他會等她出來。
        嗯,這個男人果然是重信之人,她出獄了,他果然也在等她。
        夏滿扯出一抹笑,極淡,淡到仿佛讓人根本看到她在笑,她歪著頭,問他:“我爸呢?”
        靳涼呼吸一窒,沉默了片刻,他抿著唇,繞到車頭,節骨分明的手打開副駕駛座。
        “我們先回家吧,其他的事,之后再講,好嗎?”
        夏滿察覺到,一貫以寡情示人的靳涼,在說‘好嗎’二字時,聲音是極輕的,輕到,仿佛在懇求。
        她笑笑,聽話地上了車。
        一如三年前,他說的什么話,她都聽。
        傻到,讓如今的她,只覺得可憐又愚蠢。
        靳涼深深地看了她一眼,還是三年前入獄的綢紅衣段,可鮮紅卻已暗淡,不知被洗了多少次,透出幾分蒼白。
        她,瘦了。
        三年前,明明還帶著點嬰兒肥的她,狡黠可愛,如今瘦弱的仿佛只剩下了骨頭,性子,也沉默了不少。
        靳涼仔細幫她系好安全帶,這才繞過車頭,彎腰坐進駕駛座內,他剛啟動引擎,就聽到她再次出聲。
        那音調,仿佛沒有溫度,卻讓他的心,遽然一沉,只剩冰寒。
        “我爸死了,對嗎?”
        他宛如被什么掐住了喉,呼吸都僵滯了,“夏滿?”
        她仍歪著頭,凝視著他,若不是那微紅的眼眶,他怕是都要感受不到她的心緒波動。
        原來三年,真的可以改變一個人,曾經會瘋會鬧的人,如今,安靜的仿佛沒了生氣。
        “一年前你爸因為貪污,被雙規了,當夜,心梗發作,搶救無效!彼斐鍪,用力地握住她不斷掐著掌心的小手。
        她垂下眼簾。明明很該傷心到極致的姿態,可偏偏,她的腰板卻挺得筆直,仿佛至親的離去,與她而言,只是一件無關緊要的往事。
        她的爸爸,那么溫和善良的人,有朝一日,竟背負了,貪官之名?
        良久,她慘白的唇瓣微動,“貪污?”
        他眼眸里掠一抹復雜,沉聲道:“是!
        她輕輕握拳,“這其中,一定有什么地方出了錯的,我爸不可能貪污!”
        “夏滿,證據確鑿!
        她胸膛微微起伏,抿緊了唇瓣不再說話,雙拳攥到發緊。
        他擰緊了眉宇,“夏滿,如果你難受,便哭出來吧!
        她像是聽到了什么笑話,笑到眼眶赤紅如染了血,可偏偏,眼里沒有任何的淚。
        哭?靳涼,她的淚,這三年已經流盡了。
        所以,她不會哭。
        她撤過頭,亦將自己的手,從他掌中抽離。深吸一口氣,將目光投在遠處的夕陽上,眸中似也映上了那凄涼的昏暗,“我不相信!
        這其中一定有問題。
        她的神情,仿佛孤獨,被遺棄在世間的行尸走肉。
        靳涼眼眸掠動,半響,嘆息一聲,“夏滿,別怕,我是你的丈夫,從今往后,我會照顧你的!
        丈夫,為了靳玫,才愿意娶她的丈夫?
        她的三年,渡在灰暗里,往日的天真爛漫早已被抹滅,她怎么還敢,奢他真心待她?
        入獄三年,她徘徊在痛苦的邊緣,自殺無數次,卻始終換不來他的一次探望。
        一次又一次,那顆灼熱又純粹的真心,終究是死在了那牢獄了吧。
        她垂下頭,語氣微啞,“靳涼,離婚吧,放我走!
        男人久久沒有出聲,目光卻緊緊將她攫著,眸光下,帶著她不懂的諱莫如深。
        “夏滿,你是我法律上的妻子,我不會放你走的!彼D了下聲音,“況且,除了跟我回家,你還能去哪兒!


        第2章:夏滿有恨

        A市寸土寸金的別墅區域,夏滿知道,這一片,都是靳涼的產業。
        他說的對,如今的自己連一塊棲身之所都沒有,又如何去調查父親的真相。
        “夏滿,這是我們的家,房產證上寫著你跟我的名,大門密碼是你的生日!蹦腥税戳艘淮艽a,另一只手牽住她,走進屬于‘他們’的家。
        屋內,飄香四溢,一名漂亮的栗色直發女人聽到了聲響,歡喜地跑了過來,“涼哥,嫂子,你們回來啦!”
        她身上還套著粉色圍裙,拿著的鍋鏟甚至還在滴落湯汁,腳上拖一雙可愛的卡通涼拖。
        夏滿看了下男人腳上明顯是與她一對的拖鞋,而自己的,只不過是一雙單調的女士拖鞋。
        三人之中,她渾身上下,處處都透著外來者的昭示。
        她扯了扯唇角。
        諷他剛剛說的那句‘我們的家’,是不對的。
        不是她跟他的家,倒像是他跟靳玫的家。
        這便是靳玫,三年前還是青稚面孔的她,如今出落的,儼然是一枚精致的小美女了。
        眉眼彎彎,盛滿笑容,美好又嬌俏。
        而她,一身破舊,灰頭土臉,與靳玫形成一種天上地下的對比。
        靳玫察覺到了她的視線,道:“嫂子,你別誤會啊,這對拖鞋是當時超市促銷打折,我貪便宜買的,就是一雙拖鞋而已!
        話是這么說,卻把腳上的拖鞋更加暴露出視線,像是無形的宣戰。
        “噢,挺好看的!毕臐M睞了她一眼。
        靳玫飛快地看了靳涼一眼,眼眸一閃,“如果嫂子喜歡,那我跟你換一下吧?”
        夏滿似笑非笑。
        她穿,靳玫的鞋?
        這種含沙射影的譏諷,她聽懂了。
        身邊男人突然出聲,“小玫,你的腳碼數較大,鞋子給夏滿不合適,她的鞋給你你也穿不上!
        靳玫連連擺手,“沒關系的涼哥,嫂子喜歡就好,我無所謂的!
        說著,卻是立刻把鞋子脫了下來,雪白的腳掌踩在冰涼的大理石地磚上,似極冷,臉皺了皺。
        靳涼見狀,立刻呵斥,“胡鬧,趕緊把鞋子穿上!”
        靳玫卻不敢,怯怯地去看夏滿的面色,像是在等她發話。
        夏滿嗤笑,盯著靳玫,“我并不喜歡,這個卡通圖案尤其不喜歡,太幼稚!
        靳玫面色一變,指甲深陷掌中。
        靳涼嘆了聲,道:“把鞋穿上吧,看你冒冒失失的,還不快去廚房,我帶你嫂子先去樓上洗個澡!
        靳玫的眼睛在他們交握的手上輕輕一掃,“好,那涼哥我先進去咯,呀,我的湯好像要干了!”
        然后,再冒冒失失地沖進廚房。
        靳涼望著她的背影,莞爾一笑,轉過頭與一直沉默的夏滿道:“這丫頭天真的性子,倒是與你曾經很像!钡恼Z氣,似透著微不可察的懷念。
        很像?
        夏滿唇角掠過一抹嘲諷。
        曾經,她的冒失落在他眼里,是麻煩。
        如今,靳玫的冒失落在他眼里,卻是天真。
        夏滿掙脫開他緊握的手,目光在閣樓上一掃,“你告訴我哪個房間可以給我洗澡,我自己去!
        他不喜她這樣的態度,微蹙了眉宇,但他終究是心緒收放自如的內斂性子,哪怕心中微揪,神情卻一無顯露。
        “二樓,左邊的第一個房間!蹦鞘撬麨樗麄儨蕚涞呐P房。
        “噢!彼偷蛻寺,也不再看他,抬步就走。
        靳涼有些不放心她此刻的模樣,腳步下意識就要跟上。
        這時,廚房里傳來靳玫的驚呼,“啊,涼哥,我手割傷了,好痛!
        靳涼目光一凜,立刻就向廚房沖了過去,那模樣,急到不行,沒有任何猶豫。
        一如三年前,在她與靳玫之間,他的選擇,永遠都會是靳玫。
        夏滿駐足在半梯上,這個角度,正好能一覽廚房內的布局。
        濃香飄渺的廚房里,女人吃痛的面色,男人心疼的眉眼,形成一副和諧的畫面。
        靳玫察覺到了她的注視,抬頭,沖她微微一笑,嬌艷如花,帶著得逞的得意。
        夏滿輕輕抿唇,不再多看一眼,離開。
        靳涼,你可知,夏滿心中有恨。
        她恨,為何她入獄三年,而始作俑者卻在你的呵護下,明媚成長;
        而她,卻失了滿身風華,甚至。。。。無法見親愛的爸爸,最后一面。


        第3章:監獄之苦

        夏滿將浴缸里填滿了冷水,衣服也沒脫,她直接將自己的身子投了進去,慢慢的,腦袋也沉了下去。
        刺骨的水阻擋了外界一切的聲音。
        寒水灌入她的耳里,鼻里,她張大嘴,讓口腔中也添滿了冷水。
        她讓冷水封住自己所有的感官,封住了呼吸,似乎只有這樣,她傷痕累累的心臟,才會被冰封,才不會感覺到任何的疼痛。
        在意識逐漸渙散薄弱之時,浴室反鎖的門突然被人猛力踹開,下一秒,她被一雙大力的手提了起來。
        氧氣,再次來襲,伴隨著的,還有他身上淡淡的月季花香。
        月季花,是夏滿很喜歡的花種,曾經爸爸便在花園內為她種上一地月季,供她觀賞。
        如今,寵她入骨的人,她又該去何處尋。
        “夏滿,你做什么!”靳涼將她冰涼的身子拖出水面,一向淡漠的性子,頭一次,放聲大吼。
        夏滿在他懷里,怔怔地望著他,平靜道:“靳涼,我爸從前就告誡過我,靳涼不是我愛的起的,可是我不聽。如今,我知錯了,我想告訴他,以后一定會好好聽他話的?墒,他已經聽不到了!
        她后悔了。。。
        靳涼呼吸一窒,攥著她的手,隱隱發顫。
        他咬牙,“夏滿,我都娶你了,你還想怎樣!”
        還想怎樣?
        她把一切都給了靳玫,換來如今的結果,她沒問,他們‘兄妹’想要她怎樣,他倒反而先問起了她?
        夏滿扯起唇角,笑,“靳涼,你們兄妹想讓我怎樣?”
        靳涼身體微微一僵,剛要開口說些什么,卻被打斷。
        “涼哥,嫂子,你們怎么了?”
        靳玫不知道何時進到了臥房內,一雙大眼睛怯怯地望著他們二人,小心翼翼的。
        靳涼平復了心緒,快速拿一條干凈的浴巾將夏滿裹住,對靳玫道:“沒什么事,你先下去吧!
        再出聲時,他的聲音,已是溫態,與方才對她的大吼,天壤之別。
        靳玫溫順地點頭,又解釋道:“我就是上來想告訴你們可以開飯了,唔,我在樓下等你們!
        “等下!苯嫡,靳涼卻又叫住了她,“小玫,去你房里拿一套干凈的衣服給你嫂子穿!
        夏滿渾身一僵。
        原來,靳玫也住在這里。
        三個人的家啊,真是諷刺。
        靳玫大方地點頭,道了一聲好,就立刻跑了出去,沒一會兒,帶來一套干凈的衣服。
        靳涼沒指望夏滿會自己乖乖的穿,將門關上,親自幫她換起了衣服。
        靳涼一直是一個很薄情的人,夏滿一度認為,這個男人除了在靳玫的事上會有情緒,其他的,都無法在他心中激起半分漣漪。
        就好比此時,明明是一個血氣方剛的男人,可在為她脫衣服之時,目光卻無比清明,沒有絲毫的雜念。
        也許,這就是不愛的對待吧。
        “靳涼!
        “嗯?”
        她抿唇,聲音很低,“靳涼,我不穿靳玫的衣服!
        “好,那你等下!彼麆幼饕活D,然后折身從衣柜里取出自己的襯衫,“那就先穿我的。明天,我陪你去商場買新的,好不好?”
        這次,她沒有再說什么,沉默地接過衣服穿上。
        他眸色一柔,輕輕地撫著她的發,“夏滿,以后,我們好好過,我會照顧好你的!
        她怔怔的,沒有言語,只是低著頭,盯著自己的腳尖。
        從前,總是亮晶晶盯著他瞧的女孩,如今,卻連注視他眸中的勇氣,都沒有了。
        是沒有,還是不愿?
        靳涼心中微酸,卻也憐惜她這被關了三年的沉悶之苦,但好在,他早有提點過牢獄里的人,要好好照顧她,終究是沒讓她受到什么皮肉之苦。
        其實三年來,她只不過是,換了一個地方,待著而已。
        不過以她鬧騰的性子,怕是悶壞了吧。
        他輕柔地擎起她的手,牽她下樓吃飯。
        夏滿跟著走了兩步,忽然抬頭,“靳涼,是不是無論我如何,你都不打算放我離開了?”
        靳涼鄭重頷首,“是!
        她掀了掀眼簾,不再說話,隨著他下了樓。
        大廳內,靳玫已經布置好了晚飯,她一向是乖巧懂事的性子,記得靳涼生意沒做起來的時候,靳玫便一直負責他的生活起居。
        沒想到,這個習性一直延續到了今日。
        “涼哥,嫂子,快坐下吃飯呀!苯敌Φ,抬手招呼他們,視線在觸及到了夏滿身上男人的襯衫之時,唇角弧度頓時略僵,卻又很快掩飾住。
        這樣笑容明媚的女人,絲毫看不出,是曾經撞死人的肇事逃逸者。
        想來,靳涼為了讓她從那段可怕的經歷里走出,花費了許多的功夫吧。
        夏滿垂下眼簾,安靜的坐在桌邊。
        靳玫已經盛好了湯,遞到她面前,一語雙關道:“嫂子,三年前,真的很感謝你,如果不是你救了我,便也沒有如今的明星設計師靳玫了!
        明星設計師,原來,她都已經這么出名了。
        靳涼望著她笑,面色欣慰,看的出來,靳玫的成就,在他這個做哥哥的眼里,十分滿意。
        夏滿掃了一眼靳涼,微微沉吟,下一秒,她問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話,“靳玫,法國的藝術學院,好嗎?”
        靳玫臉上笑意頓時一僵。
        夏滿似笑非笑,湊近她,用她們二人才能聽到的聲音,說,“靳涼還不知道那件事吧,你說,如果我現在說出來,會怎樣?”


        第4章:她被誣陷

        靳玫目光倏地躲閃,快速掃了一眼靳涼,見他沒有注意,連忙轉移話題,“嫂子,你快嘗嘗這兔子湯,可新鮮了——”
        話還未說完,只見靳涼已皺著眉奪走了夏滿手中的湯。
        靳玫一愣,換上委屈的表情,“怎么了,涼哥?”
        “夏滿不吃兔肉的,以后家里,還是不要弄兔子了!
        靳玫用力地掐住掌心,臉上卻還是在笑,“好,我記得了!
        夏滿卻又將湯碗搶了回來,澀笑,“做了三年的牢,哪里還有那些驕縱的性子,靳涼,別說這只是一碗兔湯,就算它是泥湯,我也能喝下!
        說罷,在他微蹙的目光下,仰頭飲盡。
        她屬兔,所以一直不碰兔肉的。
        可監獄那幾年,別說肉了,就算是生的面團,她都能照吃不語。
        很多東西,終究是在這三年的時光里,漸漸改變,夏滿看著靳涼,欲言又止。
        其實,她還想問問靳涼,那三年來,他為何不來看她?
        若是他肯來看看她,那些獄長,或許還會看在他的面子上,對她好些。
        而不是,三年非人的折磨。
        她斷過手,斷過腳,復健的日子苦不堪言,這些,他一概不知。
        可就算知了,也無動于衷吧。
        她心中苦笑。
        靳涼看著夏滿,眸光里,流淌著隱晦的情愫,叫人辨不清。
        “夏滿!彼f,“三年前你也是學服裝設計的,明后日你就進【花開】服裝公司上班,直接在小玫的手下做事吧,她正好缺一個助理!
        給靳玫,當助理?
        夏滿用力地攥緊碗,她的才華,遠遠在靳玫之上,可如今,他卻要她屈才給靳玫當助理?
        他難道忘了,靳玫是怎么被巴黎錄取的嗎?
        若不是她。。。。
        似看出了她的不愿,男人抿唇,道:“畢竟你的檔案不合格,坐過牢的,讓你入公司已經會惹人非議了,但是你待在小玫手下做事,她會替我照顧你的!
        夏滿眸光微僵。
        坐過牢,這個污點,將伴隨她永世。
        可他卻仿佛忘記,這個污點,是他親手在她的人生中拿刀子刻上去的。
        沉默了片刻,她徐徐笑了,目光盯住靳玫,一字一句,道:“好啊,那這一次,我可不會再讓著你了!
        靳涼困惑看她,“你說什么讓?”
        靳玫突然站起了身,打斷他的問話,笑道:“涼哥放心,我一定會照顧好嫂子的,誰要是敢欺負嫂子,我一定叫給他好看!”
        說著她還作勢揮了揮她的拳頭,可愛的舉動,惹靳涼對她溫和一笑,她便抿著唇偷偷地笑,臉頰微醺。
        夏滿記得,這個動作,曾經是她跋扈時最習慣的動作。
        如今的靳玫,美好的,與曾經的她,很像。
        夏滿看向她,靳玫的目光,也正好在她身上,眼角微挑。
        晚飯后,靳涼去了書房工作,靳玫卻偷偷將夏滿拽到了自己的房間,緊張地關上了門。
        轉過身,盯著她,“夏滿,開門見山吧,你想怎樣?”
        “我不想怎樣!毕臐M看著她,上前一步,“靳玫,當初你被法國學院錄取的圖稿,你沒有告訴靳涼,是我畫的吧!
        三年前,靳玫告訴夏滿,如果夏滿能幫她考上那所她夢寐以求的藝術學院,她就幫助夏滿與靳涼約會。
        當時的夏滿愛靳涼成癡,為了他的一次青睞,不惜拿自己的才華與靳玫交易。
        她以為,就算沒有那次的約會,她幫靳玫考上巴黎,靳涼也會開心。
        畢竟,她在幫他的妹妹啊。
        可之后,她卻知道了一個秘密,一個讓她方寸大亂、甚至潰不成軍的秘密。
        原來,靳涼深寵著的妹妹,與他,并無血緣關系。
        無血緣,為何會寵?
        靳玫說,當然是因為愛啊。
        【考上巴黎,哥哥就要與我去巴黎定居了,那里沒有人認識我們,我會與哥哥在巴黎舉行浪漫的婚禮,我們會幸福的過一輩子的。夏滿,謝謝你幫我們!
        這是靳玫當時笑吟吟的原話,卻刺的夏滿鮮血淋漓。
        夏滿不甘,憑什么靳玫利用她?
        所以,她帶著詭譎的報復心理,寧愿要讓靳玫得不到靳涼,也要與靳涼結婚。
        所以,她是自愿入獄的。。。。
        可是,當時的她還是太天真了,用這一生也洗刷不去的污點去報復靳玫,她承認自己太笨?僧斔c靳涼領取了結婚證,靳玫終究是怒了,不是嗎?
        “夏滿,這重要嗎?”靳玫收起了在靳涼面前的天真無邪,唇瓣勾起譏諷的笑意,“在哥哥眼里,這便是我畫的,就算他知道那圖是你的作品,他頂多不痛不癢訓斥我幾句,之后呢,又能改變什么?你難不成還奢望他會因為你的才華,愛上你嗎?別搞笑了!
        夏滿承認,靳玫說的,是事實,所以剛剛她察覺到了,卻也沒說什么。
        因為靳涼不會為她申冤,說不說的結果,都一樣。
        所以,她不期待。
        “反倒是你,怎么可以這么不要臉,為了與我哥哥結婚,竟然拿幫我入獄與他作為交易。夏滿,你知道嗎,因為你的這個決定,我與哥哥被迫繼續留在A城,打亂了我們原本計劃好的美滿生活。夏滿,這一切都是你的錯!”
        “我的錯?”夏滿攥緊了拳頭,“靳玫,你不要把話說的這么冠冕堂皇的,當初若不是你騙我,若不是你自己車技不合格撞死了人,如今一切,還會發生嗎?!”
        她恨死了靳玫的利用!
        可她更恨的,是自己的無知!
        所以夏滿,你承認吧,她恨靳玫的同時,最恨的,卻是當初自己的無知!
        靳玫突然瘋了般抓住夏滿的手臂,眼里沁出幾分淚意,“夏滿,我知道你怪我,我跟你道歉,是我對不起你,但求求你,放過我哥哥吧!他不愛你,你沒有資格耗著他一輩子,我求求你,與他離婚吧,把哥哥還給我好不好!”
        夏滿冷眼睨她,“靳玫,這婚,我是不會離的!
        靳玫神情倏地一變,用力地掐住她的手臂,目光中仿佛淬了毒。
        夏滿吃痛,皺著眉,將她推開。
        靳玫受力后退,突然,她唇角揚起一抹詭異的微笑,用力的將自己的后腦勺對著門檻撞了上去,然后放聲大呼。
        夏滿一震。
        聽到聲響的靳涼趕了過來,將撲進他懷里的靳玫抱住。
        靳玫淚水漣漣,“涼哥,不怪嫂子,是我害她做的牢,她沖我撒氣是應該的,都是我的錯!”
        夏滿睜大了眼睛,下意識走近,“不是的這樣的——”
        ‘啪’
        靳涼看著瑟瑟發抖的靳玫,大怒,揚手給了她一個巴掌,打斷她的解釋。


        第5章:他不信她

        氣氛,如結冰的寒霜,冷到令人窒息。
        夏滿舔去唇角的血腥,原來已經死去的心,這一刻,還是會顫抖。
        她沒有流淚,只是冷冷的,注視著這對‘兄妹’。
        靳涼頓在空中的手微僵,反應過來,觸及到她冰涼的目光,心口一窒,“夏滿,我。。。!
        “靳涼,我后悔,這輩子愛上你!
        她笑,目光滄桑。
        夏滿寡白著一張臉,蹣跚的從靳玫房中逃離。
        身后的靳涼焦慮地望著她的背影,眸光緊鎖,可懷中的靳玫卻因失血陷入暈厥,他一驚,張皇失措地抱著她大步跨離。
        別墅的大門重重闔上的那一剎那,夏滿單薄的身子也終于支撐不住,沿著冰冷的墻壁,滑跌在地。
        那一巴掌的余痛還在肌膚上隱隱發作,似牽動著神經,痛徹全身。
        她一直都知道,在靳涼心中,她比不得靳玫,可這一巴掌的果決,還是來得太狠。
        狠到,像是無數的鋒刀,在她的心窩刮著、刺著,直到血肉模糊。
        良久,她闔上眸,斂去眼中的酸脹之意。
        這一巴掌,終究是斬斷了她對他,最后的希翼。
        她起身,用冷水簡單的洗了面頰,熄了燈,躺在床上,黑夜里,靜靜地睜著眼睛。
        不知道過了多久,別墅外才響起汽笛的聲音,接著,是大門被打開的聲響,‘嘭’的一聲,在午夜顯得格外驚心。
        隱隱的,她能聽到靳玫還在低語說著什么,語氣嬌軟,似還帶著楚楚可憐的哭腔,而男人時不時安撫地應著她,盡顯溫和容忍。
        夏滿一直聽著,臥房門外靳玫破涕為笑的聲音尤為響亮,“就知道涼哥對我最好了,那我就去睡了,晚安!
        “晚安!
        “涼哥,我要一個晚安吻嘛!彼崎_玩笑撒嬌的語氣。
        男人緘默了聲,卻很快又響起靳玫嬉皮笑臉的聲音,“哈哈,那我睡啦!
        這一聲‘哈哈’,也不知道是索吻成功了的俏皮,還是沒有成功的玩鬧。
        夏滿正思著,冷不丁的就聽到自己的臥房門被輕輕推開的聲音。
        走廊的冷光流瀉進幽暗的臥房,將男人欣長的影子,也拉得朦朧晦暗。
        她閉上眼,這才驚覺,原來這是她與他的臥房,并不是她的單間。
        她不明白,結婚對他而言,本就是一筆交易,現在他這個舉動又是為何?
        履行夫妻義務,同床異夢嗎?
        靳涼觀察著床上小小的一團,見她似深睡了,便踩輕了腳步進屋。
        夏滿聽到他微微調亮床頭燈的聲響,然后一陣窸窣的聲音,有一抹冰涼,隨之小心地貼在了她紅腫的面頰上。
        是一條浸了冰水的軟巾。
        她的身子一顫。
        他察覺到了。
        “還沒睡么?”
        夏滿用力閉著眼,咬牙承受面上突如其來的冰寒,并未理會。
        “小玫去醫院包扎了傷口,好在傷口不深,并無大礙!苯鶝鰢@了口氣,“夏滿,今日的事,我不怪你,但是你日后要與我保證,好好跟小玫相處,不要再胡鬧了,可以嗎?”
        她心口一窒,倏地睜開了眼,撞進他那雙清冷的眼眸中。
        “靳涼,靳玫在撒謊!
        她一字一頓,鄭重到,像是在做最后希望的斗爭。
        他抿唇,用一種無理取鬧的目光凝她。
        夏滿咬牙,“我說了,靳玫在撒謊!我沒有要打她,是她先拽我,我錯手推了她一把而已,然后她自己撞上門——”
        解釋,她說,可是他不信。
        “夠了夏滿!小玫從小便是一個乖乖女,她學不來撒謊,也做不來你說的這種事!
        言下之意,是她在狡辯?
        她深吸一口氣,抓起他貼在自己臉上敷著的軟巾,擲于地上,掀開被子就要起身。
        男人眉眼一皺,眼疾手快抓住她,沉聲道:“你去哪里?”
        “有沒有別的客房,我去睡那!
        “夏滿,別鬧,我們是夫妻,這就是我們的臥房!
        夏滿冷笑,諷刺道:“你不覺得,跟一個撒謊精躺在一起,很可怕嗎?”
        靳涼頓了頓,滿眼疲憊,“我沒有這個意思,這么晚了,就別鬧了。你乖乖地躺下,我給你拿藥膏再涂下,嗯?”
        “靳涼,這算什么?你不愛我,因靳玫與我結婚,如今,我刑期也已滿,你卻不愿放我離開。你告訴我,為什么?”夏滿卻是苦笑。靳涼厭惡她,她知道,尤其是剛剛那一巴掌落下的瞬間,他眼里的憎惡,她捕捉得一清二楚。
        “夏滿,我們是夫妻!彼麤]有正面回答這個問題,卻咬重了這句話,像是在強調著什么。
        他用力將她拽了回來,安置在床上,然后打開藥膏,均勻的涂抹子在她的面頰上。
        她閉上眸,可眼淚卻還是一顆一顆從眼角溢出,滾入枕心。
        本以為不會再哭了,卻沒想到,原來這淚意,只是未到心哀處罷了。
        她已是窮途末路,沒有親人,沒有愛人,丈夫,只是一個無愛的熟悉陌生人。
        她的眼淚,卻像是兇猛的怪獸,吞噬著他的心口,脹到發緊,脹到無法呼吸。
        他頓在她面頰上的手,在黑暗中,微微發顫。
        “夏滿,別哭。。。!
        可淚珠,依舊不斷,他喟嘆一聲,俯身,吻去她的淚珠。
        薄涼的唇漸移,最后,輕輕覆蓋在她蒼白顫抖的唇上。


        第6章:靳涼無心

        那一夜,靳涼終究是什么都沒有做,只是緊緊將她抱在懷中入睡。
        無論夏滿如何掙脫,他的雙臂,始終固定在她纖細的腰間,不容她離開半寸。
        翌日,他先送了靳玫去醫院檢查傷口,然后買了早餐回來,強迫夏滿坐在餐桌上吃完了,這才取了巾紙像照顧洋娃娃般、一邊幫她擦拭唇角,一邊溫聲道:“我們去商場買衣服吧!
        這是昨日答應她的,陪她去商場置辦新衣服。
        只要是他承若過的,他都會做到。
        就像他娶她,哪怕不愛,也會因為責任,將名分給她。
        也許,這個責任中,還夾雜著一絲愧疚吧。
        夏滿沒有拒絕,聽話地坐進他的車內,二人去往商場的路上。對于她突然間的乖順,他似顯得很開心,眉宇間都有幾分舒展,難得一路上,都再主動與她說話。
        說的,無非都是這幾年A市的變化。
        這個場景,像換了個調子。
        三年前,她喋喋不休,他漠視。
        三年后,他難得主動,她卻淡漠。
        倏地,他擱在一旁的手機傳來尖銳的來電鈴聲,夏滿離得近,不用刻意去掃,卻也見到了屏幕上清晰的兩個字。
        小玫。
        靳涼立刻將車?吭谝贿,接起電話,“怎么了,小玫?”
        “涼哥,我傷口又裂開了,醫生說要縫合,可是我好怕啊,你來陪我吧,嗚嗚嗚嗚!
        他的手機質量極好,那頭靳玫嬌弱的哭泣聲,她這個位置,聽得一清二楚。
        靳涼下意思地朝淡淡垂了眸的夏滿投去一眼,目露遲疑,為難道:“小玫,我現在走不開,你乖乖的,不會有事的!
        “我不要!涼哥,我怕,你不在我身邊,我不敢讓醫生靠近!
        哭泣的聲音越重,靳涼緊蹙的眉宇也更深了幾分,度量了片刻,終是妥協,“好,你別哭,我馬上來!
        靳玫這才破涕為笑,不哭了,后續又說了些什么,夏滿已記不大清了。
        只知道,靳玫一直在撒著嬌,而靳涼一邊安撫,一邊保證。
        話了電話,靳涼去看夏滿,突然有些難以啟齒。
        “夏滿。。。!
        她抬頭,望著他,佯裝什么都不知道,笑,“不是說要帶我去買衣服嗎,怎么還不走?”
        靳涼抿唇,“可不可以改天?小玫現在在醫院,不知道怎么的,原本不深的傷口又開裂了,醫生說要縫合,她現在很怕!
        夏滿仍是笑,笑的心口都有些麻木,這個男人向來重誠信,但只是在靳玫的事上例外。
        傷口又開裂了?
        呵呵,多么明顯的意思,靳玫就是不要他陪她而已。
        又是一場,下馬威來了。
        夏滿心中忽然涌出無限的悲憤,似怨恨,似不甘,最后,沉郁了眸色,伸手去抓住他的手。
        “昨天是你自己說的,要帶我買新衣!
        這是她出獄后,第一次主動去握住他的手。
        他一震,目光在她纖細的指上停滯了片刻,卻還是蹙眉,“夏滿,衣服隨時都可以買,可是小玫那,耽誤不得!
        拂開她的手,似不忍心她漸暗淡的眼眸,沉吟了片刻,從包里取出一張黑卡合一疊現金遞與她。
        “不然,你自己去買,嗯?”
        夏滿愣愣地看著自己被推開的指尖,沒有去接面前的東西,眼里的狂熱,在逐漸消散,一寸一寸,直至消失殆盡。
        靳玫受了傷,只是需要縫針而已,在他眼里,卻是耽誤不得?墒墙鶝,你口口聲聲說是我的丈夫,那監獄的那三年里,我多次徘徊生死邊緣,可又有哪次,你來了?
        沒有,一次都沒有。
        她突然有一種沖動,很想問問他,可卻又害怕,在他那張淡漠英俊的臉上,看到的只不過是一閃而過的驚訝,又或者是,毫無變化?
        倏地,她自嘲一聲,闔上眼,腦袋無力地靠在墊子上。
        “既然她那耽誤不得,就一起去吧!
        輕飄飄的一句話,出自她慘白的唇中。
        對于她說的一起,他似乎有些詫異,但終究沒有再說什么,調轉車頭,迫不及待地就向醫院的方向駛去。
        看著窗外不斷倒退的蕭瑟風景,夏滿多想,這條路,可以一直退到,她初識靳涼的那天。
        多年后的自己,一定會警告當初天真燦爛的夏滿。
        夏滿,千萬千萬,不要愛上那個叫靳涼的男人,他沒有心,就算有,那也不會在你的身上。。。。


        第7章:小三而已

        他們來到醫院的時候,靳玫正坐在醫院的角落里,用紗布捂住腦袋,可憐巴巴地瞅著靳涼,見到他身邊的夏滿時,眼睛瞇了瞇。
        “嫂子。。。你也來啦!
        “嗯,你哥說你傷口又裂,所以我們一道來看看!毕臐M看了她一眼。
        她與靳涼并肩而站的畫面,著實讓靳玫刺眼,咬了下唇角,伸手把靳涼拉過來!皼龈,我好怕,你陪我進去縫針吧!
        靳涼本就寵她,聞言立刻點頭,看向夏滿,“你在外面坐會?”
        夏滿說,“一起吧!
        于是,三人就一起進了醫生的看診室。
        縫合的時候,明明打了局部麻醉的靳玫還是嬌滴滴的呼著痛,抱著靳涼不肯撒手。她這個樣子,讓醫生都有些尷尬,對一旁沒事人夏滿道:“你朋友這是心理作用,她的男朋友好像不太會說話的樣子,這位小姐,你與她講講話,分散下她的注意力就好了!
        醫療室內還有其他傷患,聽著靳玫的叫聲,也怪瘆人的。
        這個醫生誤會了。
        夏滿知道,以靳涼的性子,這個時候他是不會澄清什么的。
        她挑唇,淡淡“沒事,她抱著我老公,心理壓力就已經減弱大半了!
        一言出,整個醫療室,陷入詭異的凝滯。
        除了夏滿還在若無其事得笑,其余人皆是震驚著眼神在他們三人身上轉著。
        “原來是個小三啊。。!
        不知道是哪個人輕呼了一聲,鄙夷地斜了眼靳玫,靳玫咬著紅唇,眼里沁出淚水,像是被欺負了一樣。
        看著夏滿,欲言又止,端的是無盡得可憐委屈。
        靳涼蹙眉看著夏滿,卻見后者百無聊賴的繼續賞著四周,像是根本不知道自己剛剛的話,惹出多少誤會。
        “夏滿,別鬧!彼p嘆一聲,好似她方才在開一個玩笑,卻也是輕而易舉幫靳玫化解了這窘迫之境,他轉頭,對醫生解釋,“這是我妹妹!
        醫生尷尬地咳了聲,連忙替靳玫做好最后的處理工作,“好了,你們去外面繳費取藥吧!
        三人出門,靳涼看排隊的隊伍有些長,就對兩個女士說道:“你們坐在椅子上等我吧,我去!
        待靳涼走后,靳玫才沉下了面色,“夏滿,你什么意思?”
        “嗯?”
        “你剛剛故意的!”靳玫目光里似噴著火,指責她。
        “我故意什么了?”夏滿眸光依舊很淡,隱隱透出幾分譏諷,“你指我剛說的話嗎?靳玫,難道我有說錯什么?”
        我老公。。。。
        靳玫面色難看,恨恨地瞪著她,像是要把夏滿扒皮抽骨的恨意。
        “夏滿,你別忘了,你如今的一切,都是從我手中搶走的!你也別得意,哥哥根本不愛你,你永遠不可能走進他的心!他娶你,完全是因為三年前的那件事,他現在對你,只是出于責任而已!我勸你,識清自己的身份!”
        夏滿懂的,可這話叫靳玫說出口,她的心,還是忍不住澀一下。
        良久,她聽到自己淡淡的聲音,“靳玫,你又是想跟我強調,你與靳涼才是真心相愛的嗎?可那又怎樣,靳太太的身份仍舊是屬于我,不是嗎?而你——”她話鋒一轉,輕笑,“一個喜歡自己哥哥的、小三而已!
        靳玫的臉一陣青一陣白,“夏滿你——”
        “你好了?”
        夏滿卻根本不理會她,拍了拍褲上莫須有的灰塵,站起身來。
        靳涼提著一袋藥膏,手中多了一張卡,“你們剛剛在說什么?”
        靳玫早已恢復了無常神態,“沒什么,就是剛剛嫂子向我道昨晚的歉,我已經原諒她了!
        這話說的,看似她大方和善,可換一個角度,卻是在直接說她的傷,就是夏滿親手推的。
        夏滿皺眉,剛想說什么的時候,靳涼卻出了聲。
        “嗯,事情過去了就過去了!苯鶝隹聪蛩,“夏滿,我剛剛給你報了個全身檢查的項目,一會我陪你一起去!
        全身檢查的項目?
        這個男人倒是細心,給一個監獄做了三年牢的人安排一個徹底的檢查。
        “好!彼龖。
        靳涼想先送靳玫回家的,靳玫卻難看著面色,非要留下一同,盯著他們才安心。
        靳涼給夏滿報的是貴賓卡,無需等待,所以各個項目做的倒也方便快速。
        很快,一張張報告單便出現在了靳涼手上。
        夏滿隨口問了一句,“怎么樣?”
        他將單子收起,折入自己懷中,深深望了她一眼,沉聲道:“一切安好!


        第8章:飛蛾撲火

        “噢?”
        夏滿對這個檢查結果倒有些意外,看來她倒是天生硬骨頭,受盡非人折磨,居然還是一切安好。
        她自嘲笑笑。
        雖然檢查結果‘皆好’,但是靳涼還是給夏滿開了一大堆的補品,三人這才回了家。
        之后幾日,靳涼將夏滿安插進了【花開】服裝公司。這也是靳涼創辦的子公司,公司里的人大多都知道靳涼與靳玫的關系,花開可以說是靳玫的天下。所以夏滿,在花開的日子其實并不好過。
        來的第一天,同事之間竟莫名其妙的傳開了她坐過牢的事,夏滿走在前面,身后都有人對她指指點點。
        靳玫更是頤指氣使地讓她做起了全公司最骯臟、最辛苦的事。
        “夏滿,沒辦法啊,現在大家都在說你是一個牢獄犯,看到你都怕,所以我也沒辦法給你安排正常的工作。只能先委屈你一段時間咯!
        夏滿提著污穢的水桶,面無表情地繞過靳玫。
        她既然決定留下來,又何懼靳玫這些不痛不癢的手段。
        靳玫神氣一哼,踩著高跟鞋進入自己的辦公室。
        設計總監。
        夏滿望著那四個字,眼底似掠過一抹悵惘。她往前走著,絲毫沒有注意到兩個女人結伴朝她走來,一人故意往她腳下一勾。夏滿被絆了一腳,桶里骯臟的水淋了她一身,滿身狼狽。
        “呀,對不起,沒注意看,你沒事吧?”假惺惺的聲音在她身邊響起。
        夏滿皺著眉,爬起身來,膝蓋處竟磕破了皮,沁出一大片鮮紅的血來。
        那兩人似乎也沒想到她的肌膚這么薄,摔一下便也破了皮,訕訕的又說了什么,趕緊撤了。
        “我們會不會太過分了,都出血了哎!
        “切,有什么過分的,都是坐過牢的人,這點痛對她來說肯定是小意思啦!
        “你別說,看她那樣子其實挺可憐的,來公司這么久了,我也沒見她做出什么大惡之事,平常都是悶不作聲的做自己的事!
        “快收起你那感人的憐憫吧,管她可不可憐,只要咱們總監看她不順眼,她在花開,就別想混下去!
        二人咬耳的細語聲,逐漸遠處。
        夏滿忍著痛楚,強撐著慢慢爬起身來。周圍路過的人都只當笑話看著,她抿著唇,沒有向他們求助,一瘸一拐的去雜物間里取了一條干燥的毛巾,揾去身上水珠。
        全身終究是濕透了,她沒有備份的衣服,只得去人事部請假回家?扇耸陆浝韰s說她是直屬靳玫手下,需要靳總監簽字了,才能允許她的假事。夏滿轉而又去找靳玫,卻被靳玫的助理冷著臉攔在門外,“總監正在開會,不許任何人打擾!”
        夏滿實在是凍的哆嗦,便跑到一旁的休息室里。
        休息室里卻開著比往常更寒冷的溫度,夏滿找了一圈,也沒看到遙控器,實在冷的受不了,她又踱步到外面等著。
        本以為很快就會結束的,誰想一向工作懶散的靳玫,今日的會議竟足足開了快兩個小時,等她會議結束出來后,夏滿已經連連打了數十個噴嚏。
        她渾渾噩噩地拿著請假條去讓靳玫簽字。
        靳玫看到渾身骯臟的她,‘大吃一驚’,“怎么回事?”
        廢話啰哩啰嗦的講了大半個小時,這才慢條斯理地在請假條上簽上自己漂亮的名字。
        夏滿一刻都不敢多呆,立刻上交報備人事部,尋了一輛的士就往回跑去。
        到家后,她整個腦袋都已經犯糊涂了,眼簾更是重到睜不開,連洗澡的力氣都沒有了,直接將自己拋到床上,蒙上被子捂暖。
        迷迷糊糊的,卻感覺到有一雙大掌在她腦袋上捂了捂,聲音是嚴厲的,“夏滿,你發燒了,必須去醫院!
        說著,就要伸手將她從溫暖的被窩里撈出來。
        也許是生了病,人的心智反應慢了半天,她卻仿佛還將自己停留在三年前快樂的自己。聽到有人要強迫她,立刻攥緊了被子,嘟囔道:“不去,我不去。。。!
        靳涼一怔,嘆息一聲,“夏滿。。。!
        隨后,終究是沒有勉強她,然后往夏滿嘴里塞了什么。
        夏滿只覺是苦,皺著眉要吐,靳涼卻不允,“乖,藥吃下就好了!
        夏滿半瞇開眼,只見燈光下,靳涼的臉龐是她從未見過的溫柔,一時間,思緒翻涌。
        在意識還未反應過來前,她卻不知道哪里伸出來的力氣,朝他撲去,翻身將他按倒在床上。
        就像飛蛾,就像火燭。
        靳涼,你知不知道,夏滿有多喜歡你。


        第9章:吃避孕藥

        那一夜很亂,亂到夏滿第二日醒來,全身酸軟。
        滿身的吻痕,旖旎靡靡。
        靳涼的眼神很熾熱,像是裹著一層的火,他輕吻著她的臉頰,“夏滿!
        這一聲夏滿,跟他以往的稱呼是一樣,可卻又不一樣了。
        夏滿側過頭,看他,像是還未睡醒,眼神中都透著一絲朦霧,顯得呆滯可愛。
        他一笑,親昵地撫著她的臉頰,“你再睡會,這幾日我幫你請好假了,在家休息!
        夏滿看著他起身穿衣離開,整個人都還是恍惚的。
        昨夜,她真是將他睡了。
        她借著糊態,只是想試一試,她以為靳涼會阻止,卻不想,最后主動的卻成了他。
        靳玫,你做再多的,又有什么用,你愛的人,日日夜夜抱著的人終究是我。
        痛苦嗎?
        可這痛苦,會比她,更深嗎?
        夏滿躺在床上,笑著笑著,滿心蒼涼。
        待她洗漱下樓后,卻看到,靳玫竟也在家。
        陰沉著一張臉,狠狠地盯著她。
        夏滿知道,昨夜,靳玫必定也是聽到了聲響,她淡淡勾起唇角,回視她。
        四目相對,無形之中,像是較量著什么。
        靳玫猛地沖上前,抬手就想扇她一巴掌,夏滿卻有先見之明,身子一側,讓她撲了個空。
        她沒打成,便尖銳了聲音大叫,“你這個賤人,你怎么那么不要臉!”
        夏滿雪白的脖頸上,都是昨夜瘋狂的證據,姹紫嫣紅,像是盛開的花,鮮艷的刺目。
        靳玫雙目赤紅一片,又恨又妒,如淬著毒的光陰狠瞪她。
        “靳玫,說起來,我還要感謝你,如果不是你叫人在公司給我上演那么一出戲,我也不會發了燒回來。靳涼不會心疼,接下來的事,也就不會那么順理成章了,所以靳玫,謝謝你!
        一如三年前,靳玫與夏滿說的那聲‘夏滿,謝謝你’一樣得諷刺十足。
        靳玫氣到尖叫,一個勁的罵她狐貍精,不要臉之類的惡毒言辭,夏滿置若罔聞,直徑朝餐桌走去。
        看到這樣是靳玫,三年的積怨,終究是出了口惡氣。
        只可惜,接下的靳玫,又給了她重重一擊。
        夏滿正要吃早餐,靳玫卻沖了上來,將她的早餐拂去,丟了片藥片過來,嘲諷道:“吃什么粥,還是吃藥吧!”
        桌子上的藥片,是毓婷。
        夏滿只是掃了一樣,面無表情,“這藥我不會吃的!
        靳玫提高了聲音,“你憑什么不吃,跟哥哥上了床,不吃藥,你還想懷上孩子好套著哥哥一輩子?夏滿,告訴你,你想都不要想!你就是一個賤人,賤人要是懷上哥哥的孩子,那就是賤種,所以,你必須吃了藥,杜絕一切可能!”
        她一口一個賤人,讓夏滿徹底寒了面色。
        “靳玫,我是靳涼的合法妻子,名正言順!
        任她像一個跳梁小丑一樣在自己面前叫囂,依舊改變不了這個事實,她夏滿,是靳涼的妻。
        “所以靳玫,你就算再不甘心,這便是事實!
        靳玫氣瘋了,“什么事實,你就是故意借著三年前的事逼迫哥哥娶你的賤人。是你從我手中搶走了哥哥,哥哥是我的,他只愛我,要不是因為你的無恥,我跟他早就結婚,幸福地生活在一起。我們會有孩子,快快樂樂的,這一切都因為你這個賤人,毀了!”
        她嘶叫著,恨不得上來將夏滿千刀萬剮,突然,她詭異一笑,逼近夏滿。
        夏滿警惕后退,“你想干什么?”
        “干什么,當然是喂你吃藥啊!
        靳玫冷笑,猛地抓了上去。
        夏滿本就虛弱了體質,靳玫蠻橫著勁,她根本沒有招架之力,才跑了兩步,人已經被靳玫用力挾住。
        靳玫將她控在花雕椅上,甚至還拽了粗繩將她一圈一圈死死束縛。
        夏滿終究是慌了,看著靳玫將毓婷一股腦倒出來,她睜大了眼睛,“靳玫,你敢!”
        無論她怎么掙扎、扭動,綁在身后的手甚至都磨破了皮,卻依舊解不開這粗繩。
        絕望,一點點襲上心頭。
        靳玫強硬去摳她的唇瓣,她破了唇,血肉模糊,卻依舊咬牙不屈。
        靳玫噙著猙獰的冷笑,“敢不敢?你看我敢不敢!你這樣的人,怎么配有哥哥的孩子,所以為了避免你日后受苦,還是現在乖乖吃藥吧。夏滿,我可是為你好!”
        夏滿咬緊牙關,奮力去撞她,靳玫卻是絲紋不動,掐的夏滿雙頰都好似要被她按破了。
        終于,夏滿通紅了眼眶,靳玫還是得成,將藥往她嘴里塞去,還順勢抓了水,強行灌她。
        死死捂住她的唇,不讓她吐出來。
        靳玫狠戾地去扭她身上的肉,讓她吃痛,悶哼的吞下了藥。
        順著冰涼的液體滾入五臟六腑,她的血液,也似乎逐漸被浸了涼。
        靳玫笑了,湊近她的耳邊,低語,“夏滿,知道這藥,是誰給買的嗎?”


        第10章:請刪除此章

        靳涼說,等這片的月季都盛開了,他們就可以在書房里,或者臥房里,抬頭一看,入目的便是大片的姹紫嫣紅,格外美麗。
        她期待著那一天的美景,也期待著,與他共同賞花的那日到來。
        第三十二章 涼夏未滿,花卻嫣(2)
        靳玫自殺的消息,來得猝不及防。
        那天的他們,還在餐桌上用飯,靳涼接到電話時,臉上的血色刷的一下就白了,手中的銀叉也落在餐桌上。
        語無倫次道:“夏滿,小玫自殺了,我。。。我要去看她!
        似顧忌著夏滿的情緒,所以他并沒有第一時間便離開,反而是目光隱晦地望著她。
        當時的他,眼神是那般得深邃,像是黑夜里的星辰,閃爍著幽秘又復雜的亮光。
        她看不真切。
        最后,靳涼只是在她的額頭上用力留下一個吻,留下四個字,還是離開了。
        他說,“夏滿,等我!
        至始至終,她沒有說話。
        直到多日后,夏滿才似讀懂了他當時眼神里的深意。
        因為他,不回來了。
        不知道是在靳涼徹底離開她后的第幾日,專家們大喜過望地過來給她通知了一個好消息。
        那就是,尋到匹配的腎源了。
        但她的身子實在太過虛弱,恐怕禁不起手術,所以眾人強制勒令她,必須在最短的時間內,補充元氣神。每日,也不許坐在花園里吹風發呆了。
        夏滿很聽話,任由新來的看護收起她的小鏟子,問了一句,“今天幾月幾號了?”
        “夏小姐,今天7月28號了!
        “噢!毕臐M怔怔點頭,望了眼花園里已漸漸綻出小骨朵的月季,“難怪,這些花都要開了呢!
        【月季的花期是8月到4月,夏滿,下個月,我們就能一起看月季盛開了!
        靳涼,花期到了,可是答應陪我一同賞花的你,又在哪里呢?
        那一夜,夏滿忽然發起了重燒,滿臉通紅,整個人都處于迷糊的朦朧狀態。
        她感覺到刺目的燈光,也聽到冰涼機器滴答的聲音,耳畔,是專家們議論不休的討論聲。她燒地難受,整個人都趟在床上不停地扭曲,干涸的唇瓣一張一合,低聲喃喃。
        看護湊近耳朵一聽,眼眶瞬間就紅了。
        她說,“靳涼,我疼。。!
        那一道道輕語呼喚,得不到任何的回應,甚至連一雙安撫她的手,都沒有。
        夏滿發了一場高燒,整個人就似丟了半條的命,臉色蒼白似鬼,虛弱不堪,好似她的一個閉眼,都令人心驚膽戰半天。
        看護每每看到她闔眸,都得屏息觀察好一會兒,確定那薄弱的呼吸起伏還在,才紅著眼眶松了口氣。
        “夏小姐,您的情況已經非常惡劣了,經過我們專家們的討論,唯有放手一搏了。您看下這份資料,若是沒有問題,您便簽字,我們就定在明天晚上6點左右做手術!
        雖說是看,但她的眼睛很吃力,便由看護一字一字的念給她聽。
        這是一份重極病危書,白紙黑字上,無非是寫著若病人死于手術臺上,與醫院及其主刀醫生無關之類的字詞。但分析出的概率很好,若病人配合,他們將有50%的把握。
        這已經是專家們能掌控的極限了。
        夏滿握著筆,看護在一處點了下,示意她那是簽名處。
        下筆前,她抬首,“明天,他會來嗎?”
        面前的專家們與看護,面色流露出一股憐憫,默了聲。
        她咬咬唇,“我雖然不知道他到底在干嘛,但我知道,你們一定能聯系到他。嗯,麻煩幫我轉告他一聲,就說,這些花骨朵,已經在慢慢盛開了,他、還要回來陪我看么!
        “就這些而已!
        她垂首,一筆一劃,認真地寫好自己的名。
        專家收了文件,復雜得看了她一會兒,“夏小姐,您放心!
        這句放心,也不知,是指明日的那場手術,還是她方才的那句話。
        但夏滿還是揚起笑容,致謝。
        他們這群人果然是能聯系到靳涼的,入夜時分,看護過來,給她傳達了靳涼的意思,夏滿傻傻的高興了一個晚上。
        他說,“夏滿,我會回來,手術室門外,我也會一直都在!
        因為他的這話,本對手術還惶恐的她,奇跡般的鎮定了下來。
        翌日,夏滿起床時,看到窗外的月季,竟是一夜綻放。
        果然如那個男人所言,姹紫嫣紅的,美不勝收。
        她的眼底,揚起星星笑意。
        破天荒的,夏滿今日給自己做了一個簡單的打扮,抹了層薄粉,使面頰染上絲紅暈,瞧著格外精神。
        專家們很欣慰,“夏小姐不要怕,保持好這種心情,對今晚的手術會有很大的利處!
        夏滿頷首,想了下,走入男人的書房內,坐在書桌的這個位子,是賞花的最佳角度。
        今天,他答應過的,會回來。
        所以,她在等他。
        夏滿瞥見一旁的筆記本,莫名的,想打開給他寫一封信。
        今晚的手術結果,是個未知,所以,她想給他留下些自言片語。
        電腦開機,自動跳入一則熱點新聞,鼠標滑動,卻又頓住。
        她怔仲地,望著新聞上,那一張彩色婚紗照。
        女人嬌媚如花,男人英俊矜貴,二人并肩而站,神圣莊嚴。
        郎才女貌,好不登對。
        她緩緩的,點擊這篇文章。
        鼠標輕輕按動聲響,像是她胸腔內,有什么東西,猛然墜落的聲音。
        【天才服裝設計師靳玫小姐,與花開CEO靳涼先生,將在今日舉行訂婚宴】
        【據了解,靳玫小姐其實并非瑾涼先生的親妹妹,二人從小相依為命,從最初的落魄,到如今的名氣,靳玫小姐對靳涼先生的情誼始終不變。
        因為律法上是兄妹的緣故,所以他們之間的情路,很是坎坷。
        但就在前幾日,靳涼先生正式宣布,與靳玫小姐解除兄妹關系。二人排除萬難,情意相通,終于發出喜訊,真是可喜可賀。
        在這里,小編代替所有粉絲朋友們,預祝二人訂婚快樂,早日步入神圣的婚禮殿堂】
        夏滿瞪大了眼睛,呼吸都止了住。
        空氣靜止,嘲笑她的愚鈍。
        這一刻,仿佛老天爺都在憐憫。
        嘿,姑娘,你瞧你真傻,在等一個要跟別人訂婚的男人。
        眼淚掉落得毫無預兆,她輕輕將筆記本合上,悲涼地望向那被風吹動,像是在舞蹈狂歡新生的月季。
        她笑得蒼涼,揾去鼻子內溢出的血,緩緩地,身子便軟在了冰涼的桌面上。
        “靳涼,你看,我等到了花開,也等到你要訂婚的消息,可終究,還是沒等到你。
        桌面上的女人,笑著笑著,慢慢地闔上了眼。
        在看護推門而入之時,只來得及瞧見,那一雙瘦弱無骨的手從桌面跌落,了無聲息地垂掛在半空中。
        而那早已止了呼吸的女人,唇角仍掛著悲涼的笑意,映著篩落在她唇角的輝光,失去風華。。。。
        第三十三章 靳涼番外。
        他叫靳涼,他有一個秘密,那個秘密就是,他的身上,跳動著一顆別人的心臟。
        在他出生的那一刻,醫生便已確診,斷言他活不過十五歲。
        后來一場陰差陽錯,他得到了一顆鮮活的心臟,讓他灰暗的世界,得到一場珍貴的延續。
        那是靳玫親哥哥的。
        他疼愛靳玫,有絕大的原因,是因為這顆心臟的主人。所以他對她,傾盡所有的寵愛,一忍再忍,哪怕她傷害了自己深愛的女孩,他也會因為這顆心臟,選擇原諒她。
        是的,心愛的女孩,夏滿。
        其實連他自己都無從察覺,究竟是從什么時候起,那個明媚的女孩走進了他的心里,從此生根發芽,蠻橫的占據了他的整顆心。
        也許,是在她不厭其煩的跟在他身后,脆生生的一遍、又一遍地叫著他的名。
        【靳涼靳涼,你是在這做義工嗎?好巧,我也是哎,這個杯子我幫你收吧!
        【靳涼,我早上一不下心多買了份早餐,唔吃不完,你幫幫我唄。老師說,不能浪費糧食,所以,你幫我消滅它們吧!】
        【靳涼,我昨天畫畫的時候把手給傷著了,你幫我吹吹吧,吹吹就不疼了,不然我要痛死過去了,嗚嗚嗚嗚!


        第11章:請刪除此章 二

        靳涼說,等這片的月季都盛開了,他們就可以在書房里,或者臥房里,抬頭一看,入目的便是大片的姹紫嫣紅,格外美麗。
        她期待著那一天的美景,也期待著,與他共同賞花的那日到來。
        第三十二章 涼夏未滿,花卻嫣(2)
        靳玫自殺的消息,來得猝不及防。
        那天的他們,還在餐桌上用飯,靳涼接到電話時,臉上的血色刷的一下就白了,手中的銀叉也落在餐桌上。
        語無倫次道:“夏滿,小玫自殺了,我。。。我要去看她!
        似顧忌著夏滿的情緒,所以他并沒有第一時間便離開,反而是目光隱晦地望著她。
        當時的他,眼神是那般得深邃,像是黑夜里的星辰,閃爍著幽秘又復雜的亮光。
        她看不真切。
        最后,靳涼只是在她的額頭上用力留下一個吻,留下四個字,還是離開了。
        他說,“夏滿,等我!
        至始至終,她沒有說話。
        直到多日后,夏滿才似讀懂了他當時眼神里的深意。
        因為他,不回來了。
        不知道是在靳涼徹底離開她后的第幾日,專家們大喜過望地過來給她通知了一個好消息。
        那就是,尋到匹配的腎源了。
        但她的身子實在太過虛弱,恐怕禁不起手術,所以眾人強制勒令她,必須在最短的時間內,補充元氣神。每日,也不許坐在花園里吹風發呆了。
        夏滿很聽話,任由新來的看護收起她的小鏟子,問了一句,“今天幾月幾號了?”
        “夏小姐,今天7月28號了!
        “噢!毕臐M怔怔點頭,望了眼花園里已漸漸綻出小骨朵的月季,“難怪,這些花都要開了呢!
        【月季的花期是8月到4月,夏滿,下個月,我們就能一起看月季盛開了!
        靳涼,花期到了,可是答應陪我一同賞花的你,又在哪里呢?
        那一夜,夏滿忽然發起了重燒,滿臉通紅,整個人都處于迷糊的朦朧狀態。
        她感覺到刺目的燈光,也聽到冰涼機器滴答的聲音,耳畔,是專家們議論不休的討論聲。她燒地難受,整個人都趟在床上不停地扭曲,干涸的唇瓣一張一合,低聲喃喃。
        看護湊近耳朵一聽,眼眶瞬間就紅了。
        她說,“靳涼,我疼。。!
        那一道道輕語呼喚,得不到任何的回應,甚至連一雙安撫她的手,都沒有。
        夏滿發了一場高燒,整個人就似丟了半條的命,臉色蒼白似鬼,虛弱不堪,好似她的一個閉眼,都令人心驚膽戰半天。
        看護每每看到她闔眸,都得屏息觀察好一會兒,確定那薄弱的呼吸起伏還在,才紅著眼眶松了口氣。
        “夏小姐,您的情況已經非常惡劣了,經過我們專家們的討論,唯有放手一搏了。您看下這份資料,若是沒有問題,您便簽字,我們就定在明天晚上6點左右做手術!
        雖說是看,但她的眼睛很吃力,便由看護一字一字的念給她聽。
        這是一份重極病危書,白紙黑字上,無非是寫著若病人死于手術臺上,與醫院及其主刀醫生無關之類的字詞。但分析出的概率很好,若病人配合,他們將有50%的把握。
        這已經是專家們能掌控的極限了。
        夏滿握著筆,看護在一處點了下,示意她那是簽名處。
        下筆前,她抬首,“明天,他會來嗎?”
        面前的專家們與看護,面色流露出一股憐憫,默了聲。
        她咬咬唇,“我雖然不知道他到底在干嘛,但我知道,你們一定能聯系到他。嗯,麻煩幫我轉告他一聲,就說,這些花骨朵,已經在慢慢盛開了,他、還要回來陪我看么!
        “就這些而已!
        她垂首,一筆一劃,認真地寫好自己的名。
        專家收了文件,復雜得看了她一會兒,“夏小姐,您放心!
        這句放心,也不知,是指明日的那場手術,還是她方才的那句話。
        但夏滿還是揚起笑容,致謝。
        他們這群人果然是能聯系到靳涼的,入夜時分,看護過來,給她傳達了靳涼的意思,夏滿傻傻的高興了一個晚上。
        他說,“夏滿,我會回來,手術室門外,我也會一直都在!
        因為他的這話,本對手術還惶恐的她,奇跡般的鎮定了下來。
        翌日,夏滿起床時,看到窗外的月季,竟是一夜綻放。
        果然如那個男人所言,姹紫嫣紅的,美不勝收。
        她的眼底,揚起星星笑意。
        破天荒的,夏滿今日給自己做了一個簡單的打扮,抹了層薄粉,使面頰染上絲紅暈,瞧著格外精神。
        專家們很欣慰,“夏小姐不要怕,保持好這種心情,對今晚的手術會有很大的利處!
        夏滿頷首,想了下,走入男人的書房內,坐在書桌的這個位子,是賞花的最佳角度。
        今天,他答應過的,會回來。
        所以,她在等他。
        夏滿瞥見一旁的筆記本,莫名的,想打開給他寫一封信。
        今晚的手術結果,是個未知,所以,她想給他留下些自言片語。
        電腦開機,自動跳入一則熱點新聞,鼠標滑動,卻又頓住。
        她怔仲地,望著新聞上,那一張彩色婚紗照。
        女人嬌媚如花,男人英俊矜貴,二人并肩而站,神圣莊嚴。
        郎才女貌,好不登對。
        她緩緩的,點擊這篇文章。
        鼠標輕輕按動聲響,像是她胸腔內,有什么東西,猛然墜落的聲音。
        【天才服裝設計師靳玫小姐,與花開CEO靳涼先生,將在今日舉行訂婚宴】
        【據了解,靳玫小姐其實并非瑾涼先生的親妹妹,二人從小相依為命,從最初的落魄,到如今的名氣,靳玫小姐對靳涼先生的情誼始終不變。
        因為律法上是兄妹的緣故,所以他們之間的情路,很是坎坷。
        但就在前幾日,靳涼先生正式宣布,與靳玫小姐解除兄妹關系。二人排除萬難,情意相通,終于發出喜訊,真是可喜可賀。
        在這里,小編代替所有粉絲朋友們,預祝二人訂婚快樂,早日步入神圣的婚禮殿堂】
        夏滿瞪大了眼睛,呼吸都止了住。
        空氣靜止,嘲笑她的愚鈍。
        這一刻,仿佛老天爺都在憐憫。
        嘿,姑娘,你瞧你真傻,在等一個要跟別人訂婚的男人。
        眼淚掉落得毫無預兆,她輕輕將筆記本合上,悲涼地望向那被風吹動,像是在舞蹈狂歡新生的月季。
        她笑得蒼涼,揾去鼻子內溢出的血,緩緩地,身子便軟在了冰涼的桌面上。
        “靳涼,你看,我等到了花開,也等到你要訂婚的消息,可終究,還是沒等到你。
        桌面上的女人,笑著笑著,慢慢地闔上了眼。
        在看護推門而入之時,只來得及瞧見,那一雙瘦弱無骨的手從桌面跌落,了無聲息地垂掛在半空中。
        而那早已止了呼吸的女人,唇角仍掛著悲涼的笑意,映著篩落在她唇角的輝光,失去風華。。。。
        第三十三章 靳涼番外。
        他叫靳涼,他有一個秘密,那個秘密就是,他的身上,跳動著一顆別人的心臟。
        在他出生的那一刻,醫生便已確診,斷言他活不過十五歲。
        后來一場陰差陽錯,他得到了一顆鮮活的心臟,讓他灰暗的世界,得到一場珍貴的延續。
        那是靳玫親哥哥的。
        他疼愛靳玫,有絕大的原因,是因為這顆心臟的主人。所以他對她,傾盡所有的寵愛,一忍再忍,哪怕她傷害了自己深愛的女孩,他也會因為這顆心臟,選擇原諒她。
        是的,心愛的女孩,夏滿。
        其實連他自己都無從察覺,究竟是從什么時候起,那個明媚的女孩走進了他的心里,從此生根發芽,蠻橫的占據了他的整顆心。
        也許,是在她不厭其煩的跟在他身后,脆生生的一遍、又一遍地叫著他的名。
        【靳涼靳涼,你是在這做義工嗎?好巧,我也是哎,這個杯子我幫你收吧!
        【靳涼,我早上一不下心多買了份早餐,唔吃不完,你幫幫我唄。老師說,不能浪費糧食,所以,你幫我消滅它們吧!】
        【靳涼,我昨天畫畫的時候把手給傷著了,你幫我吹吹吧,吹吹就不疼了,不然我要痛死過去了,嗚嗚嗚嗚!


        第12章:請刪除此章 三

        靳涼說,等這片的月季都盛開了,他們就可以在書房里,或者臥房里,抬頭一看,入目的便是大片的姹紫嫣紅,格外美麗。
        她期待著那一天的美景,也期待著,與他共同賞花的那日到來。
        第三十二章 涼夏未滿,花卻嫣(2)
        靳玫自殺的消息,來得猝不及防。
        那天的他們,還在餐桌上用飯,靳涼接到電話時,臉上的血色刷的一下就白了,手中的銀叉也落在餐桌上。
        語無倫次道:“夏滿,小玫自殺了,我。。。我要去看她!
        似顧忌著夏滿的情緒,所以他并沒有第一時間便離開,反而是目光隱晦地望著她。
        當時的他,眼神是那般得深邃,像是黑夜里的星辰,閃爍著幽秘又復雜的亮光。
        她看不真切。
        最后,靳涼只是在她的額頭上用力留下一個吻,留下四個字,還是離開了。
        他說,“夏滿,等我!
        至始至終,她沒有說話。
        直到多日后,夏滿才似讀懂了他當時眼神里的深意。
        因為他,不回來了。
        不知道是在靳涼徹底離開她后的第幾日,專家們大喜過望地過來給她通知了一個好消息。
        那就是,尋到匹配的腎源了。
        但她的身子實在太過虛弱,恐怕禁不起手術,所以眾人強制勒令她,必須在最短的時間內,補充元氣神。每日,也不許坐在花園里吹風發呆了。
        夏滿很聽話,任由新來的看護收起她的小鏟子,問了一句,“今天幾月幾號了?”
        “夏小姐,今天7月28號了!
        “噢!毕臐M怔怔點頭,望了眼花園里已漸漸綻出小骨朵的月季,“難怪,這些花都要開了呢!
        【月季的花期是8月到4月,夏滿,下個月,我們就能一起看月季盛開了!
        靳涼,花期到了,可是答應陪我一同賞花的你,又在哪里呢?
        那一夜,夏滿忽然發起了重燒,滿臉通紅,整個人都處于迷糊的朦朧狀態。
        她感覺到刺目的燈光,也聽到冰涼機器滴答的聲音,耳畔,是專家們議論不休的討論聲。她燒地難受,整個人都趟在床上不停地扭曲,干涸的唇瓣一張一合,低聲喃喃。
        看護湊近耳朵一聽,眼眶瞬間就紅了。
        她說,“靳涼,我疼。。!
        那一道道輕語呼喚,得不到任何的回應,甚至連一雙安撫她的手,都沒有。
        夏滿發了一場高燒,整個人就似丟了半條的命,臉色蒼白似鬼,虛弱不堪,好似她的一個閉眼,都令人心驚膽戰半天。
        看護每每看到她闔眸,都得屏息觀察好一會兒,確定那薄弱的呼吸起伏還在,才紅著眼眶松了口氣。
        “夏小姐,您的情況已經非常惡劣了,經過我們專家們的討論,唯有放手一搏了。您看下這份資料,若是沒有問題,您便簽字,我們就定在明天晚上6點左右做手術!
        雖說是看,但她的眼睛很吃力,便由看護一字一字的念給她聽。
        這是一份重極病危書,白紙黑字上,無非是寫著若病人死于手術臺上,與醫院及其主刀醫生無關之類的字詞。但分析出的概率很好,若病人配合,他們將有50%的把握。
        這已經是專家們能掌控的極限了。
        夏滿握著筆,看護在一處點了下,示意她那是簽名處。
        下筆前,她抬首,“明天,他會來嗎?”
        面前的專家們與看護,面色流露出一股憐憫,默了聲。
        她咬咬唇,“我雖然不知道他到底在干嘛,但我知道,你們一定能聯系到他。嗯,麻煩幫我轉告他一聲,就說,這些花骨朵,已經在慢慢盛開了,他、還要回來陪我看么!
        “就這些而已!
        她垂首,一筆一劃,認真地寫好自己的名。
        專家收了文件,復雜得看了她一會兒,“夏小姐,您放心!
        這句放心,也不知,是指明日的那場手術,還是她方才的那句話。
        但夏滿還是揚起笑容,致謝。
        他們這群人果然是能聯系到靳涼的,入夜時分,看護過來,給她傳達了靳涼的意思,夏滿傻傻的高興了一個晚上。
        他說,“夏滿,我會回來,手術室門外,我也會一直都在!
        因為他的這話,本對手術還惶恐的她,奇跡般的鎮定了下來。
        翌日,夏滿起床時,看到窗外的月季,竟是一夜綻放。
        果然如那個男人所言,姹紫嫣紅的,美不勝收。
        她的眼底,揚起星星笑意。
        破天荒的,夏滿今日給自己做了一個簡單的打扮,抹了層薄粉,使面頰染上絲紅暈,瞧著格外精神。
        專家們很欣慰,“夏小姐不要怕,保持好這種心情,對今晚的手術會有很大的利處!
        夏滿頷首,想了下,走入男人的書房內,坐在書桌的這個位子,是賞花的最佳角度。
        今天,他答應過的,會回來。
        所以,她在等他。
        夏滿瞥見一旁的筆記本,莫名的,想打開給他寫一封信。
        今晚的手術結果,是個未知,所以,她想給他留下些自言片語。
        電腦開機,自動跳入一則熱點新聞,鼠標滑動,卻又頓住。
        她怔仲地,望著新聞上,那一張彩色婚紗照。
        女人嬌媚如花,男人英俊矜貴,二人并肩而站,神圣莊嚴。
        郎才女貌,好不登對。
        她緩緩的,點擊這篇文章。
        鼠標輕輕按動聲響,像是她胸腔內,有什么東西,猛然墜落的聲音。
        【天才服裝設計師靳玫小姐,與花開CEO靳涼先生,將在今日舉行訂婚宴】
        【據了解,靳玫小姐其實并非瑾涼先生的親妹妹,二人從小相依為命,從最初的落魄,到如今的名氣,靳玫小姐對靳涼先生的情誼始終不變。
        因為律法上是兄妹的緣故,所以他們之間的情路,很是坎坷。
        但就在前幾日,靳涼先生正式宣布,與靳玫小姐解除兄妹關系。二人排除萬難,情意相通,終于發出喜訊,真是可喜可賀。
        在這里,小編代替所有粉絲朋友們,預祝二人訂婚快樂,早日步入神圣的婚禮殿堂】
        夏滿瞪大了眼睛,呼吸都止了住。
        空氣靜止,嘲笑她的愚鈍。
        這一刻,仿佛老天爺都在憐憫。
        嘿,姑娘,你瞧你真傻,在等一個要跟別人訂婚的男人。
        眼淚掉落得毫無預兆,她輕輕將筆記本合上,悲涼地望向那被風吹動,像是在舞蹈狂歡新生的月季。
        她笑得蒼涼,揾去鼻子內溢出的血,緩緩地,身子便軟在了冰涼的桌面上。
        “靳涼,你看,我等到了花開,也等到你要訂婚的消息,可終究,還是沒等到你。
        桌面上的女人,笑著笑著,慢慢地闔上了眼。
        在看護推門而入之時,只來得及瞧見,那一雙瘦弱無骨的手從桌面跌落,了無聲息地垂掛在半空中。
        而那早已止了呼吸的女人,唇角仍掛著悲涼的笑意,映著篩落在她唇角的輝光,失去風華。。。。
        第三十三章 靳涼番外。
        他叫靳涼,他有一個秘密,那個秘密就是,他的身上,跳動著一顆別人的心臟。
        在他出生的那一刻,醫生便已確診,斷言他活不過十五歲。
        后來一場陰差陽錯,他得到了一顆鮮活的心臟,讓他灰暗的世界,得到一場珍貴的延續。
        那是靳玫親哥哥的。
        他疼愛靳玫,有絕大的原因,是因為這顆心臟的主人。所以他對她,傾盡所有的寵愛,一忍再忍,哪怕她傷害了自己深愛的女孩,他也會因為這顆心臟,選擇原諒她。
        是的,心愛的女孩,夏滿。
        其實連他自己都無從察覺,究竟是從什么時候起,那個明媚的女孩走進了他的心里,從此生根發芽,蠻橫的占據了他的整顆心。
        也許,是在她不厭其煩的跟在他身后,脆生生的一遍、又一遍地叫著他的名。
        【靳涼靳涼,你是在這做義工嗎?好巧,我也是哎,這個杯子我幫你收吧!
        【靳涼,我早上一不下心多買了份早餐,唔吃不完,你幫幫我唄。老師說,不能浪費糧食,所以,你幫我消滅它們吧!】
        【靳涼,我昨天畫畫的時候把手給傷著了,你幫我吹吹吧,吹吹就不疼了,不然我要痛死過去了,嗚嗚嗚嗚!


        第13章:請刪除此章 四

        靳涼說,等這片的月季都盛開了,他們就可以在書房里,或者臥房里,抬頭一看,入目的便是大片的姹紫嫣紅,格外美麗。
        她期待著那一天的美景,也期待著,與他共同賞花的那日到來。
        第三十二章 涼夏未滿,花卻嫣(2)
        靳玫自殺的消息,來得猝不及防。
        那天的他們,還在餐桌上用飯,靳涼接到電話時,臉上的血色刷的一下就白了,手中的銀叉也落在餐桌上。
        語無倫次道:“夏滿,小玫自殺了,我。。。我要去看她!
        似顧忌著夏滿的情緒,所以他并沒有第一時間便離開,反而是目光隱晦地望著她。
        當時的他,眼神是那般得深邃,像是黑夜里的星辰,閃爍著幽秘又復雜的亮光。
        她看不真切。
        最后,靳涼只是在她的額頭上用力留下一個吻,留下四個字,還是離開了。
        他說,“夏滿,等我!
        至始至終,她沒有說話。
        直到多日后,夏滿才似讀懂了他當時眼神里的深意。
        因為他,不回來了。
        不知道是在靳涼徹底離開她后的第幾日,專家們大喜過望地過來給她通知了一個好消息。
        那就是,尋到匹配的腎源了。
        但她的身子實在太過虛弱,恐怕禁不起手術,所以眾人強制勒令她,必須在最短的時間內,補充元氣神。每日,也不許坐在花園里吹風發呆了。
        夏滿很聽話,任由新來的看護收起她的小鏟子,問了一句,“今天幾月幾號了?”
        “夏小姐,今天7月28號了!
        “噢!毕臐M怔怔點頭,望了眼花園里已漸漸綻出小骨朵的月季,“難怪,這些花都要開了呢!
        【月季的花期是8月到4月,夏滿,下個月,我們就能一起看月季盛開了!
        靳涼,花期到了,可是答應陪我一同賞花的你,又在哪里呢?
        那一夜,夏滿忽然發起了重燒,滿臉通紅,整個人都處于迷糊的朦朧狀態。
        她感覺到刺目的燈光,也聽到冰涼機器滴答的聲音,耳畔,是專家們議論不休的討論聲。她燒地難受,整個人都趟在床上不停地扭曲,干涸的唇瓣一張一合,低聲喃喃。
        看護湊近耳朵一聽,眼眶瞬間就紅了。
        她說,“靳涼,我疼。。!
        那一道道輕語呼喚,得不到任何的回應,甚至連一雙安撫她的手,都沒有。
        夏滿發了一場高燒,整個人就似丟了半條的命,臉色蒼白似鬼,虛弱不堪,好似她的一個閉眼,都令人心驚膽戰半天。
        看護每每看到她闔眸,都得屏息觀察好一會兒,確定那薄弱的呼吸起伏還在,才紅著眼眶松了口氣。
        “夏小姐,您的情況已經非常惡劣了,經過我們專家們的討論,唯有放手一搏了。您看下這份資料,若是沒有問題,您便簽字,我們就定在明天晚上6點左右做手術!
        雖說是看,但她的眼睛很吃力,便由看護一字一字的念給她聽。
        這是一份重極病危書,白紙黑字上,無非是寫著若病人死于手術臺上,與醫院及其主刀醫生無關之類的字詞。但分析出的概率很好,若病人配合,他們將有50%的把握。
        這已經是專家們能掌控的極限了。
        夏滿握著筆,看護在一處點了下,示意她那是簽名處。
        下筆前,她抬首,“明天,他會來嗎?”
        面前的專家們與看護,面色流露出一股憐憫,默了聲。
        她咬咬唇,“我雖然不知道他到底在干嘛,但我知道,你們一定能聯系到他。嗯,麻煩幫我轉告他一聲,就說,這些花骨朵,已經在慢慢盛開了,他、還要回來陪我看么!
        “就這些而已!
        她垂首,一筆一劃,認真地寫好自己的名。
        專家收了文件,復雜得看了她一會兒,“夏小姐,您放心!
        這句放心,也不知,是指明日的那場手術,還是她方才的那句話。
        但夏滿還是揚起笑容,致謝。
        他們這群人果然是能聯系到靳涼的,入夜時分,看護過來,給她傳達了靳涼的意思,夏滿傻傻的高興了一個晚上。
        他說,“夏滿,我會回來,手術室門外,我也會一直都在!
        因為他的這話,本對手術還惶恐的她,奇跡般的鎮定了下來。
        翌日,夏滿起床時,看到窗外的月季,竟是一夜綻放。
        果然如那個男人所言,姹紫嫣紅的,美不勝收。
        她的眼底,揚起星星笑意。
        破天荒的,夏滿今日給自己做了一個簡單的打扮,抹了層薄粉,使面頰染上絲紅暈,瞧著格外精神。
        專家們很欣慰,“夏小姐不要怕,保持好這種心情,對今晚的手術會有很大的利處!
        夏滿頷首,想了下,走入男人的書房內,坐在書桌的這個位子,是賞花的最佳角度。
        今天,他答應過的,會回來。
        所以,她在等他。
        夏滿瞥見一旁的筆記本,莫名的,想打開給他寫一封信。
        今晚的手術結果,是個未知,所以,她想給他留下些自言片語。
        電腦開機,自動跳入一則熱點新聞,鼠標滑動,卻又頓住。
        她怔仲地,望著新聞上,那一張彩色婚紗照。
        女人嬌媚如花,男人英俊矜貴,二人并肩而站,神圣莊嚴。
        郎才女貌,好不登對。
        她緩緩的,點擊這篇文章。
        鼠標輕輕按動聲響,像是她胸腔內,有什么東西,猛然墜落的聲音。
        【天才服裝設計師靳玫小姐,與花開CEO靳涼先生,將在今日舉行訂婚宴】
        【據了解,靳玫小姐其實并非瑾涼先生的親

        作者:有好股 來源:有好股
        淘江湖 新浪微薄 騰訊微博 QQ空間 開心網 人人網 豆瓣網 網易微博 百度空間 鮮果 白社會 飛信 
      2. 上一篇:盛少撩妻100式
      3. 下一篇:股路不歸
      4. 共有評論 0相關評論
        發表我的評論
        • 大名:
        • 內容:
        本類推薦
        • 沒有
        本類固頂
        • 沒有
        超級馬后炮
        牛股圖譜
      5. 有好股(www.uhaogu.com) © 2018 版權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.
      6. QQ:317197119 閩ICP備14004870號-8
      7. 无限在线观看免费影院,无限在线播放视频,无限在线观看黄色片,免费伦费影视在线观看,免费人成网站在线观看,看看屋在线看在线观看免费,亚洲免费人成在线视频观看 成 人免费视频免费观看,成 人免费 在线手机版视不卡,成 人 片 在线观看,在线看片免费不卡人成视频,中文亚洲AV片在线观看,少妇无码吹潮,亚洲乱码中文字幕综合 青春娱乐视频精品分类,青春娱乐免费视频精品分类,国产午夜精品美女视频,国产呦精品系列,FREEXX性黑人大战欧美视频,日本妇人成熟A片高潮 爽爽影院免费观看视频,在线不卡AV片免费观看,中文亚洲成A人片在线观看,亚洲成A人片在线观看无码,中文亚洲成A人片在线观看,老司机久久精品最新免费 国产专区亚洲欧美另类在线,国内a级毛片免费观看,国内大量揄拍少妇视频,在线观看片免费人成视频无码,成年轻人网站免费视频,99精品国产在热久久,色偷偷2019免费视频观看
        一本乱色_亚洲一区另类在线_中国亚洲日韩a在线欧美_免费毛片在线看不用播放器,人妻三级日本香港三级极_日本二本道高清视频三区_野草视频在线观看免费最新 亚洲成在人网站天堂,日本无码专区免费播放一区,亚洲国内精品自在自线,高清无码v视频日本www,在线观看日本高清mv视频,学生毛都没有在线播放_曰本A级黄色片在线观看 免费人成年短视频在线观看,日本老熟乱video,中文有码亚洲制服av片,亚洲乱亚洲乱妇24P,综合AⅤ电影,国产狂喷潮在线观看,饥渴的少妇黑人在线观看 三级黄色免费小视频,在线观看免费视频网站a站,西西gogo高清大胆专业,男女免费观看在线爽爽爽视频,爽到高潮漏水大喷视频,chinese中国人少妇tube自慰 日本三级在线播放线观看视频,隔壁老王国产在线精品,久久精品国产2020,日本亚欧乱色视频在线,亚亚洲第一无线码,欧洲成女人图区,欧美成人无码A片视频 国内a级毛片免费观看_国内大量揄拍少妇视频,免费国产乡下三级全黄三级在线视频观看,国产乡下三级全黄三级视频在线播放,最新免费观看的电影-免费免费啪视频观看视频 国产三级网站-国产三级在线视频,美国黄色在线一级片高清完整版,免费在线观看电影在线观看 综合伊人网,最新中文乱码字字幕在线,色视频高清在线观看,成年女人视频在线播放 好紧好湿好爽免费视频,男女做高潮120秒,噜噜久久噜噜久久鬼88,乱中年女人伦av三区,特级无码a级毛片特黄,日本成本人片无码免费动漫,av在线观看男人的天堂 好吊色在线免费视频,老王影院 高清在线观看,欧美色情小说,日韩午夜伦,欧美国产三级在线观看,印度肥妇BBw,白白白小明发布永久观看,青青草久久热,日本大片av 97人人模人人爽人人喊97超碰,国产久久精品热99看,男女啪啦啦超猛烈视频,在线观看爱,国产亚洲日韩在线播放不卡,韩国美女网,heyzo中文字幕无码,免费高清视频在线观看